<address id="pplrh"></address>

        <em id="pplrh"></em>
        <address id="pplrh"></address>

        網站支持IPv6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金融資訊 > 金融要聞
        中宣部舉行“中國這十年”系列主題新聞發布會介紹黨的十八大以來金融領域改革與發展情況
        • 發布時間:2022-06-27 09:13
        • 來源: 中國金融新聞網
        • 瀏覽量:-
        • 【字體:    

          圖片

          6月23日,中共中央宣傳部舉行“中國這十年”系列主題新聞發布會,介紹黨的十八大以來金融領域改革與發展情況。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肖遠企,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李超,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出席發布會并回答中外記者提問。

          圖片

          陳雨露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十年,是中國金融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的十年。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人民銀行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持續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穩步擴大金融開放,統籌發展與安全,有力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圖片

          肖遠企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金融業發展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銀行業保險業實現新的跨越式發展。金融與實體經濟良性循環逐步形成,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取得重要成果,銀行業保險業改革開放呈現新局面,嚴監管氛圍基本形成。

          圖片

          李超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證監會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資本市場的重要指示精神,落實黨中央部署,全面深化資本市場改革開放,加強基礎制度建設,資本市場正發生深刻的結構性變化,市場體系包容性大幅提升,投融資功能顯著增強,良性市場生態逐步形成。

          圖片

          王春英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外匯領域改革發展穩定工作取得了重大成果。國際收支基本平衡、更加穩健,資本項目開放穩步推進,跨境貿易和投融資更加便利,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監管有效的外匯市場不斷健全,外匯儲備資產實現安全、流動和保值增值。
          貨幣政策傳導效率明顯提高
          對于貨幣政策傳導,陳雨露表示,過去一段時間以來,我國貨幣政策的傳導效率有了明顯提高。主要在三點:
          第一,貨幣供應調控機制更加完善。始終堅持要管好貨幣總閘門,同時保持流動性的合理充裕,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始終保持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支持我國國民經濟運行持續實現了優化組合,也就是較高增長、較低通脹和較多就業的優化組合。
          第二,在過去十年逐漸構建起符合中國國情的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體系。重點是支持普惠金融、綠色發展、科技創新等國民經濟發展中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這些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出臺,既有力支持了有效應對世紀疫情的沖擊,同時又積極貫徹了新發展理念,推動國民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
          第三,利率的市場化形成、調控和傳導機制逐步健全。重點是對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進行了改革,形成了一個新的傳導機制,也就是由市場利率和人民銀行引導來影響LPR,然后再影響貸款利率。存款方面建立了存款利率的市場化調整機制,引導存款利率跟隨LPR和國債收益率的變化,以此來進一步推進存款利率市場化。
          陳雨露特別談到,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是兼具總量調節和結構性調節雙重功能的。通過結構性工具既能夠實現精準滴灌的政策效果,又能夠對總量調控作出貢獻。他表示,人民銀行在總量框架下運用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會根據經濟發展不同時期、不同階段的重點需要“有進有退”,把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數量和投放規??刂圃谝粋€合意的水平,與總量型的政策工具形成一個良好的配合。同時,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利率水平同市場利率水平之間相差通常不是很大,所以不會對市場化的利率體系造成太大影響。
          銀行業保險業資本實力大大增強
          “目前銀行保險業發展格局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傮w上,我國銀行業保險業在過去十年發展取得的成就是舉世矚目的?!毙みh企介紹稱,到目前為止,我國銀行業總資產是344.8萬億元,2012年底是133.6萬億元,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銀行市場。保險業總資產從2012年底的7.4萬億元增加到2021年底的24.9萬億元,是全球第二大保險市場。在全球1000強銀行排名中,我國有近150家銀行上榜。工、農、中、建四大銀行已成為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我國銀行業保險業的總資本從2012年底的9.5萬億元增加到2021年底的32.4萬億元,資本實力大大增強。
          與此同時,金融結構也在不斷優化。間接融資和直接融資的比例與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金融需求的適應性大幅提高。城鄉金融資源的配置更趨合理,目前平均縣域銀行機構8.8家、保險機構15.8家,金融資源向縣域和鄉村配置的比例不斷提高。金融集中與分散度更趨平衡,前五大銀行金融資產占比是38%,有利于合理配置金融資源,也有利于維護金融穩定。在大中小微各類銀行保險機構的數量方面是比較適當的,布局比較合理,形成了相互促進、相互補充的金融機構體系。目前,我國的金融結構與我國經濟體制、經濟發展階段以及金融傳統習慣和需求特點是基本適應的。
          此外,中國特色的金融治理體系不斷完善,黨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全面加強,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各個環節的制度安排初步形成,股權結構更加優化,股權管理更趨完善,“三會一層”運行機制更加合理,金融機構的內部制衡與外部監督相互促進。
          肖遠企表示,下一步將主要從以下幾個方面繼續努力:第一,不斷優化金融結構體系。第二,繼續深化銀行保險機構改革,加強公司治理建設,特別是要深化農村信用社改革,城商行改革以及保險營銷體制改革。第三,進一步加強風險防控,重點就是要進一步提升銀行保險機構內生的風險防控能力。第四,構建有中國特色的金融監管制度體系,做到所有金融活動都納入監管,建立事前事中事后全鏈條、全方位的監管機制安排。
          資本市場發生結構性變化
          談及資本市場這十年發展改革結構性方面的變化,李超提及六個方面。
          一個是多層次的市場體系結構發生明顯變化。通過不斷努力,多層次市場體系日益完善,各市場、各板塊的特色更加突出。比如,滬深主板更加突出“大盤藍籌”的特色,科創板堅守“硬科技”的特色,創業板繼續保持“三創四新”的特點,北交所和新三板注重于創新型的中小企業。同時,創投和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也在整個資本市場中間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
          二是上市公司結構發生明顯變化,質量得到了明顯改觀。從行業分布看,戰略新興行業上市公司接近2200家,市值超過千億元的戰略新興行業上市公司由十年前的完全是空白發展到現在46家,上市公司也日益成為經濟轉型升級重要的動力源。從經營效益看,上市公司資產規模相比較十年前增長了兩倍,營業收入、凈利潤總體保持比較高的增速,近三年累計現金分紅達到了4.4萬億元,較之前三年增長接近了50%。從治理效能情況看,上市公司規范運作水平有了比較明顯的提升,大股東資金占用、違規擔保等資本市場的痼疾通過集中整治也取得了明顯的成效。
          三是市場優勝劣汰的效應加快顯現。A股市場分化特征更加明顯,各方資金更加青睞龍頭股、績優股。常態化退市機制逐步建立,退出渠道大幅順暢。2019年到2021年,強制退市家數是之前十年總和的三倍以上,“有進有出、能進能出”的良性生態加速形成。
          四是投資者結構逐步優化。專業機構投資者力量持續壯大,截至今年5月底,境內專業機構投資者和外資持有流通股市值占比達到了22.8%,比2016年提升了6.9個百分點。2021年,個人投資者交易占比首次下降到70%以下,價值投資、長期投資、理性投資的理念逐步建立。
          五是產品供給體系結構更加豐富。持續優化股、債、期產品結構,豐富風險管理工具,滿足居民財富管理需求,更好服務國家重大戰略。及時推出資產證券化、科技創新債、綠色債等產品,推進基礎設施領域公募不動產投資信托基金(REITs)試點。公募基金產品準入制度大幅簡化,權益類基金規模屢創新高,公募基金參與養老金融服務的深度不斷拓展。
          六是崇信守法、懲惡揚善的導向持續強化。隨著全方位投保體系和“零容忍”打擊違法犯罪的體制機制更趨完善,誠信經營、敬畏法治的市場氛圍正加快形成。比如,大幅提高欺詐發行、信息披露造假等犯罪的刑事懲戒力度。再如,暢通中小投資者維權渠道,首例證券集體訴訟康美藥業案落地,5.2萬名投資者獲賠24.59億元,以多元糾紛化解、支持訴訟、代表人訴訟等為主的多元行權維權機制逐步落地。
          宏觀調控政策有力、有度、有效
          宏觀杠桿率變化是衡量宏觀調控效果的一個重要指標。陳雨露表示,近年來,人民銀行不斷健全金融宏觀調控體系,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的方式,在宏觀杠桿率總體保持穩定的前提下,有力支持了實體經濟的發展,也有效地保障了我國國民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從縱向來看,中國宏觀杠桿率到2021年末是272.5%,比2016年末上升了23.9個百分點,五年年均上升約4.8個百分點。2016年到2021年這五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年均增速是大約6%,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年均漲幅約2%,平均每年新增城鎮就業超過1300萬人。陳雨露指出,中國以溫和可控的宏觀杠桿率增幅支持實現了“較高增長、較低通脹、較多就業”的優化組合,宏觀調控取得了良好的成效。
          從橫向來看,陳雨露指出,新冠肺炎疫情以來,中國以相對較少的新增債務支持了經濟的較快恢復,宏觀杠桿率的增幅明顯低于其他主要經濟體。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后,各國普遍采取了超寬松的刺激政策來應對衰退,引起了宏觀杠桿率的大幅上升。
          2021年末,國際清算銀行統計的全部報告國家的杠桿率平均水平是264.4%,比2019年末高18.3個百分點。相比較而言,中國的這一數據是16.5個百分點。陳雨露強調,這體現出我們不搞“大水漫灌”、不超發貨幣、不透支未來的宏觀政策取向。在穩杠桿的同時,中國經濟表現持續保持領先,通脹總體可控。2020年到2021年,中國經濟兩年平均增速5.1%,比美國、日本和歐元區分別高4.1個、6.6個和5.7個百分點,通脹水平也明顯低于主要發達經濟體。
          “所以,總的來看,近年來,中國宏觀調控政策是有力、有度、有效的,宏觀杠桿率總體實現了穩字當頭,確保國民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也為全球經濟增長作出積極的貢獻,成為全球經濟的重要動力源和穩定器?!标愑曷墩f。
          外匯市場韌性不斷增強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夯實了外匯市場平穩運行的基礎。王春英表示,外匯局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持續深化外匯領域改革開放,著力提高跨境貿易和投融資便利化水平,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在這個過程中,外匯市場韌性不斷增強,成功應對了多輪外部沖擊,跨境交易規模明顯提升,外匯儲備總體穩定,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偟膩砜?,這十年,我國外匯市場呈現了更加成熟的發展特征。具體來看:
          我國國際收支結構更加穩健。經常賬戶順差始終處于合理均衡區間。對外資產負債結構逐步優化,民間部門持有資產規模不斷提高;外商直接投資持續增加,外債增長主要來自境外長期資金配置我國債券,外債結構優化,風險可控。
          金融市場更加開放??缇匙C券投資渠道進一步拓寬,便利度進一步提升,境內股票和債券逐步納入國際主流指數,跨境投融資交易規模增加,外匯市場的深度和廣度不斷拓展。
          匯率調節國際收支的自動穩定器作用更加明顯。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彈性增強,能夠及時有效地釋放外部壓力,有利于穩定市場預期。同時,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和國際支付結算中的占比持續提高,有助于降低我國跨境交易中的貨幣錯配等風險。
          外匯市場參與者更加理性。市場主體逐步適應了匯率雙向波動,總體保持了理性交易模式。企業匯率風險中性意識在增強,管理匯率風險的能力不斷提高。今年前5個月,企業外匯套保率比2012年翻了一番。
          “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的外匯市場管理框架更加完善??缇迟Y金流動監測、預警和響應機制不斷健全,宏觀審慎工具更加充實,微觀監管執法標準保持跨周期一致性、穩定性和可預期性。
          展望未來,王春英表示,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不會改變,隨著改革開放持續深化,我國跨境貿易和投融資活動將保持活躍,外匯市場平穩運行具有更加堅實的基礎。
          更好發揮資本市場功能 支持科技創新
          談及資本市場支持科技創新,李超表示,證監會著重從全面支持科技創新的角度,更好地發揮資本市場特殊的功能,目前來看,效果比較明顯。比如,在注冊制試點過程中,科創板、創業板做了一些安排和改革;設立北交所對支持創新型中小企業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步驟;創投、私募在合理退出方面也作出了一些制度安排;債券市場設立了創新創業債、科技創新債等品種,給予科技創新企業大力支持;股票市場設置了多元包容的發行上市條件,允許未盈利、特殊股權結構等符合相應要求的科創企業上市;實行更加靈活的股權激勵機制,這些對推動和促進科創企業的發展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在融資功能上,這兩年科創板、創業板IPO公司數超同期境內市場70%,私募基金累計投資未上市公司股權超過了10萬億元,其中相當的比例都是投向了科技創新領域。李超還提出,資本市場支持科技創新,不僅體現在融資方面,還體現在激勵機制效應更加顯現,資本市場為科技創新企業提供特有的、多樣的、有效的激勵機制。示范和聚集效應逐步形成,一批科技領先、市場認可的科技創新企業陸續登陸資本市場,集成電路、生物醫藥等更加青睞科創板。
          從這幾年科創板上市的科技創新企業情況看,技術攻關和自主創新的速度在加速推進。2021年,科創板、創業板上市公司研發強度分別是9.6%和4.6%,遠遠高于其他板塊,比未上市公司的比例更高,對全社會形成科技創新良好氛圍起到了積極作用。
          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取得積極進展
          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是金融業永恒的主題。肖遠企表示,在過去十年處理了一大批突出的風險點。
          一是突出風險點的傳染性、外溢性明顯收縮,穩妥化解、拆解了不法金融集團的風險,對中小銀行保險機構的風險進行了處置和改革重組。另外,也處置了一大批債務金額比較大、涉及面廣的大型企業的債務風險。
          “過去五年累計處置中小銀行不良貸款5.3萬億元,這個力度是非常大的?!毙みh企表示,總體上看,中國中小型銀行運行是平穩的,發展也是健康的,盡管還存在一些問題,特別是個別機構風險比較高,但總體而言,風險是完全可控的,廣大金融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是依法受到保護的,金融監管部門也會不遺余力地做好相關工作。
          二是金融資產脫實向虛的勢頭得到扭轉,堅決清理脫實向虛、亂加杠桿、以錢炒錢的活動,過去一段時間,特別是過去五年內,銀行業、保險業總資產年均增速分別為8.1%、11.4%,低于同期信貸投放和債券投資年均增速,從根本上扭轉了資金的空轉,流向實體經濟資金大幅增加,并且中間鏈條也大幅壓縮,融資成本也有所下降。
          三是社會金融秩序基本實現“由亂到治”。嚴厲打擊違法違規金融活動,發布防范和處置非法集資條例,深入推進P2P網貸專項整治工作,大約5000多家P2P網貸機構全部停止運營,常態化開展銀行保險機構股權和關聯交易的整治,重點打擊掏空金融機構的違法股東和高管。
          四是防范化解金融風險長效機制逐步夯實。不斷加強金融系統黨的領導,推動建立常態化金融風險處置機制,完善金融機構的公司治理,特別是加強股東股權和關聯交易的管理,充分發揮金融穩定基金、行業保障基金的作用,鑄牢防范和抵御金融風險的屏障。
          五是金融反腐和處置風險一體推進。堅決查處風險亂象背后的腐敗問題,嚴厲懲治各類違法犯罪行為,一批市場影響惡劣的大案要案被果斷查處,一批掏空金融機構、利益輸送、違法侵占的腐敗分子被繩之以法。
          六是金融監管的透明度和法治化水平日益提高。特別是持續完善監管法律法規框架,健全審慎監管規則,提升監管數字化、智能化水平。同時,加強監管隊伍的培訓,提高監管隊伍的監管能力和水平,打造忠誠、干凈、擔當的監管鐵軍。
          肖遠企表示,下一步,銀保監會將進一步按照穩定大局、統籌協調、分類施策、精準拆彈的基本方針,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系,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區域性風險的底線。
          堅持“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
          改革開放是金融現代化的必由之路。面向未來,陳雨露表示,中國金融系統將會堅定地走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以金融業長治久安為目標,矢志不渝地堅持“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
          一是始終堅持黨中央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完善金融管理體系,堅守“監管姓監”的定位,壓實監管責任和風險處置責任,對失職瀆職行為嚴肅問責。加快出臺《地方金融監督管理條例》,明確地方金融管理的職責和權限,實現與中央金融管理的高度協同。
          二是大力推進金融數據治理,提升金融科技水平,對金融運行和風險狀況實施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動態監測。
          三是把好金融機構準入關,強化對金融機構股東的穿透監管,加強對非法金融活動的認定和打擊。
          四是提升金融體系與實體經濟的適應性,優化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促進中小金融機構改革重組,杜絕違規跨區域、超范圍經營。
          五是完善金融法治,補齊制度短板,將所有金融活動納入法治軌道,加快推進《金融穩定法》的出臺。
          在擴大金融高水平開放方面,陳雨露強調,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對標國際高標準,推動形成以負面清單為基礎的更高水平開放,實現系統性、制度性開放。
          一是進一步完善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落實好《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對標高水平國際金融規則,做好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和《數字經濟伙伴關系協定》(DEPA)的準備工作。
          二是進一步提升境外投資者投資中國金融市場的便利性,豐富可投資的資產種類,完善配套制度規則,持續改善營商環境。
          三是構建與金融高水平開放要求相適應的監管體系,提高金融監管的專業性和有效性,建好各類“防火墻”,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構建金融服務小微的長效機制
          小微企業是中國發展的生力軍、就業的主渠道、創新的重要載體。談及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陳雨露指出,黨的十八大以來,人民銀行和其他金融管理部門一起,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始終把服務小微企業作為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認真地謀劃和設計金融支持措施,完善政策框架。概括起來,重點是抓了以下四項主要工作:
          一是創新工具,也就是創新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有效發揮牽引帶動作用。特別是針對新冠肺炎疫情對小微企業的巨大沖擊,人民銀行推出了兩項直達工具,累計支持中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已達13.1萬億元,發放普惠小微信用貸款10.3萬億元。
          二是降低成本,通過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降低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2013年以來,人民銀行先后放開貸款、存款利率管制,建立并完善了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的形成機制,推動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今年4月份新發放的小微企業貸款利率是5.13%,近五年來下降了近1個百分點。
          三是長效機制,也就是聚焦難點和堵點,建立金融機構服務小微企業的長效機制。比如,推動金融機構設立普惠金融部,完善普惠金融的專營機制,推動全國絕大多數省份建設省級征信平臺,推動小微企業信用信息共享共用,小微企業的融資覆蓋面明顯提升。到今年4月末,普惠小微授信戶數為5132萬戶,占全部市場主體的三分之一。
          四是拓寬渠道,也就是拓寬多元化的融資渠道,提高小微企業融資的可得性和便利度。比方說,截至今年4月末,已經累計發行小微企業專項金融債券1.78萬億元,應收賬款融資服務平臺已經累計支持中小微企業融資28萬筆,金額12.5萬億元。
          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已經有了明顯的改善。截至4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38.8萬億元,是2012年末的3.35倍。陳雨露表示,下一步,人民銀行將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在政策支持方面繼續靠前發力、適當加力,同時系統構建金融服務小微企業敢貸愿貸能貸會貸的長效機制,來促進國民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亚洲欧洲免费爱爱大片